清山

贺红。礼物



打他们在一起后,两人渐渐开始出现分歧,经常会因为一件小事就发生争执,可惜的是贺天不可能迁就别人,莫关山也是不吃硬,通常都是冷战几天进行一次运动两人才缓解。

时间点滴走过,转眼到了莫关山的生日,懊悔的是他们昨天晚上才吵了一架,一大早上莫关山醒的时候身边的被窝已经冰凉了。他也只是置气的捶打了几下枕头慢慢悠悠下床给自己对付个早饭。

自从和贺天在一起,莫关山和那些狐朋狗友关系没以前那么密切了,以前的双休不是这个就是那个喊着出去玩,反正基本是没什么闲功夫,还不容易清净一天倒有些无所事事。

消磨时间到了下午,抬眼望了眼钟,4∶
40,贺天也该回来了,莫关山从冰箱捣拾了压在底下的牛肉。等他回来自己态度好一点吧,反正今天心情好,算便宜他了。心里打着小算盘,甚至会想到贺天记得今天是他生日然后给他点礼物,不过想想自己好像就在他面前不经意间提过一次。

客厅的座机电话响铃声打断了思绪,莫关山在围裙上擦擦手上的水接了电话。
“请问是贺天先生的电话吗。”
“是他家座机。”莫关山有些不解,心里一股不好的预感。
“很遗憾,这位先生在路上出了些事故,我们只在他身上搜到他的钱包,请您尽快来公安局确认尸体。”
手中的电话滑落摔倒地板上,下颚止不住的颤抖,莫关山跌在沙发上。搞什么?还想着今天弥补昨天跟他生的气,好好说说,没有机会了,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莫关山觉得自己的喉咙在颤抖,抬手一抹脸上已布满泪水,他用颤抖的双手拭去泪水,可眼泪还是涌出,他不知道他是用如何颤抖的声音喊出那两个字,只知道喊出那人名字后,心头疼得要死。

突然,门铃声响起,莫关山猛地瞪大眼睛还没来得及擦眼睛就连滚带爬的起身奔向门口,在拉开门的那一刹那,仿佛自己的世界又恢复了平静。他狠狠抱住贺天,尽管还在抽泣,嘴角却是上扬着的。
“怎么了?今天可真倒霉,钱包竟然被偷了。哦对....今天是你生日吧,因为钱包被偷我没给你买.....”
莫关山摇摇头,“不需要。你就是最大的礼物。”
贺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抬手揽住了怀里人,你也是我最好的礼物。



——————————————
这个是今天做英语阅读不经意看到的,就借用了这个梗,因为私设所以有些不符合人物性格,请多多包涵。

贺红。 曙光

“有种你试试....”

躺在地上的人也没被这句吓住,嘴角还挂着冷笑尽管温热的血液已漫入嘴角在口中,淡淡的腥味肆意,“你真以为我不敢?”

语音未落左手拇指推动钉子,随后右手猛地被拍来,紧接着左脸颊狠狠被拳头碾过,喉间漫上腥甜,吐了口血沫。

贺天也对蛇立略有耳闻,没有他不敢做的,捅了多大篓子都有他爹给他跟在后面擦屁股,知道钉子会扎下来已经尽量去躲开可还是感到颈间的刺痛,可看到那一瞬间颈部青筋突起。左手捏着蛇立脖颈用力扳过,右手迅速拍开人手,挥拳揍过。

“今天事还没完,下次准备好了我随时奉陪。”贺天单手撑地起身,回身时瞥了眼角落里还瘫坐的蛇立,心中满是怒火可现在不是揍他的时候。

“贺天吗......我记住了。”蛇立抬指抿去嘴角血丝,扯了扯嘴角。红毛,你可真他妈交了个好朋友。


路上贺天步伐急促,刚刚没什么感觉的伤口现在竟觉得痛意渐重,路过的女生一副惊讶的表情连忙从包里掏出手纸递给贺天。贺天微微点头道了声谢,右手往伤处一摸触感湿滑,血迹已经染了不少,啧了一声后抽出纸巾抱在伤口,这个样子去见那家伙,那家伙又要感觉他对不起自己了。

一路连跑带颠是到了政教处,贺天到的时候红毛正抱着头蜷在门口,手臂处的衬衫被浸湿了大片。

红毛还红着眼睛扫到视线里出线一双鞋,“看个屁.....赶紧滚.......”他只是向上瞟了一眼见到的那副熟悉的面孔,刚缓过来好像又想哭了,“你来他妈干什么。”红毛扶着墙根站了起来,不知为何见了他心里就踏实了不少,红毛抬头一眼就看到贺天颈部的伤口,尽管不大可是看周围已经干了的留下暗红色的血迹就知道刚刚流了多少血,衬得贺天脸色苍白了不少。“你他妈怎么弄得!”语调突然提前眼里又迸出泪花,他来政教处路上依稀听到见一在给别人打电话,现在他才出了个大概。

贺天本来想好的两人很久没见的话在红毛哭了的时候全部都忘了,见他拎着自己的衣领还不敢扯大怕扯到伤口的样子心里又暗喜又心疼,“小伤。你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听到小伤的时候红毛真想给他一拳,差点扎到动脉能是小伤?一提到这件事他有些无措,红毛向后踉跄一步靠着墙壁,“......校方打算让我退学,我妈在里面和他们.......”

话音未落校长办公室的门被打开,红毛转头就看到他妈妈失望以及愤怒的眼神,“啪”清脆的一声,随后红毛的脸颊就红了起来。

“关山......”仿佛妈妈一下子老了不少,平时就稍有营养不足的脸颊今天看起来苍白无力,打过巴掌的手还在颤抖。
“妈,不是那样的......”红毛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他试探的握住他妈的手却一下子被挥开,瞬间瞳孔放大,向后半跌在地上。

“校方,我认为这件事应该没查,莫关山根本就没做过那种事。”贺天早就按耐不住,不过他看到校长的眼神,平时莫关山就不是什么省心的主,这次倒想趁着这次机会把他开除。

莫关山的妈妈望了几眼莫关山就走了,校方人员也陆陆续续回去了,走廊里只剩下莫关山和贺天。莫关山跌坐在地上,眼里尽是无力,眼泪从眼角溢出,贺天看了之后心里更是揪着疼。
贺天走过去轻轻揽住红毛的肩,“会解决的,别哭了。”他伸手拍拍红毛的背,肩头衬衫很快感到湿热。



——————————————————————
我是接着old先写的,写的跟出的下一话会有出入,如果下一话更新了我能按照将剧情调到那个里面我会尽量,文笔渣,如果喜欢那就谢谢了。♡

[叶莫]醉〈ooc有,渣文笔〉

1.有私设

2.小学生文笔不喜欢可以不看

3.说好的ooc希望您看到最后

4.假装有第四条




叶修开口说要带莫凡见自己家家属的时候莫凡那时候差点都爆出脏字。
然而莫凡再怎么反对还是要面对的。
“……”莫凡直视着叶修,微薄的唇张口又合上。
“咳...别太紧张”叶修搂了搂莫凡,看着莫凡平时常年的冰山脸上露出一点紧迫感也是不错的。
莫凡打第十赛季的时候都没有现在紧张。
“小莫啊,来来来,坐坐坐。”这个看起来热情的大婶是叶修的大姑,对于叶修性取向的问题没有发表太大意见,孩子的事情就由他们自己决定。
莫凡看着如此热情脸上渐渐浮上了一丝不好意思,连忙迎合点点头坐下。
第一站来叶修其实也不是很熟,加上又来了一些大姑的弟弟哥哥啊,看着身边一直低头吃饭不吱声的莫凡,手伸到桌子底下握住了他的手。没事儿,有我在呢。
莫凡抿了抿嘴看着叶修眼里满是信任。
吃了差不多完事的时候,一个满下巴胡茬的大叔开口了,神气有那么几分像老魏,仔细一看觉得老魏长的是那么帅。
“小叶啊,年轻人,我们这辈人不反对你。不过如果不喜欢了想找个姑娘好好过日子尽管找二叔!来,我敬你一个!”自称是叶修二叔的一看就不了解叶修,叶修那一杯倒可不是吹。
叶修刚想起身说自己酒量不好,身边的人已经站起来,“他酒量不好。我替他。”
言罢莫凡仰头几口干掉了一杯啤酒。对面的二叔也没介意,举杯示意一下也干了。
“祝你俩好好过日子啊!”不知道又哪钻出来一不认识的,叶修也是点点头笑纳。
没想到莫凡又腾的一下站起来,拿起酒瓶给刚刚喝光的酒杯续满。看着人点头示意一下又是一口闷掉了。
酒过三巡。
莫凡微红着耳根,太阳穴已经在隐隐作痛,看着对面又要敬酒,晃悠着站起来,拿着酒杯的手微微发抖。
叶修看着人的样子数着这是最后一杯了,拿下他还剩两口的就被扔在桌子上,“抱歉莫凡他酒量也不是很好我么就先退席了。”说着横腰抱起莫凡到了卫生间。



“吐出来就好了。”叶修轻顺着人背,看着人因每次呕吐都颤抖的身体心疼的不行,早知道就拦下他了。
莫凡拧着眉,胃里的东西都被他吐出来之后继续干呕着。眼前一层雾气,嘴角还挂着涎水,撑着膝盖的胳膊有些无力,整个人向前倾去。
在莫凡以为自己会磕在马桶上的时候,叶修抱住了他,那双好看的手正顺抚着自己的后背,湿热略带烟草的气息扑过来有些安心。


叶修把莫凡安置在床上,拂去他眼角的未干的泪痕,盖好被子准备离开,衣角却被人拽在手里。
“别....走。”莫凡缓缓睁开眼,有些迷离的眸子直视着他。
看着爱人这副略有色情的样子,感觉自己的性欲有些被激发。
“咳,莫凡....我们做吧。”
“……”莫凡看了看他,没有吱声,也是默认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没有ooc!!!!没错x如果有人看的话今晚更ooc,第一次在lof发文xx望见谅渣文笔